「喔喔……舒慧……动快一点……对……好爽呀!还是住外面好吧,你可以大声的叫出来……」

    在一间五坪左右大的套房中,一张双人床上,只见一个美到像误入凡间的精灵般的美人,跨骑在一个年近半百的中年人身上被干得「呜呜」大叫,那个中年人不但边肏着舒慧,还不停地搓弄着她那对美乳,嘴里还边下流地说:「够不够爽呀比起你住宿舍,天天要忍住不能被男人搞爽多了吧」

    原来许舍监拿着被强暴的影片胁迫舒慧必须搬到外面去住,在舍监的安排之下,住进了一间离学校一段短距离的小套房,藉口说是要好好「保护」舒慧,其实却是逼舒慧跟自己同居。

    不知情的男友,还纳闷地奇怪爲什麽舒慧突然说要搬出去,还故意不跟自己讲搬去哪里,每次想去参观都被舒慧藉口挡掉。

    许舍监快乐地享受着舒慧的服务,舒慧像骑马一样不断起伏,用自己的小穴去吞吐着舍监的肉棒,胸前一对饱满的乳房被干到一上一下跳动,一头乌丝被干得四处飞扬,嘴里还哼哼唧唧的乱叫:「啊……啊……好大呀……我快死了……

    快干死我了……干爹……不要……那里不行……干爹……」原来舒慧还被迫拜许舍监作干爹。

    许舍监得意地说:「乖,干女儿乖,你知道吗,我把那两个学长送去给院长处分,当我放那段影片给院长看的时候,院长看得勐吞口水,还私下跟我要了一份拷贝呢!哈哈,改天说不定他也会找你去干一炮呐!哈哈哈……」

    舒慧害羞地说:「干……干爹,你给院长看了,那我……我以后怎麽去实习呀……我、我……呀呀……我快死了……」

    许舍监下流地说:「没关系,大不了我养你呀,我会负责喂饱你的。」

    正当舒慧被干得水汪汪的时候,床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舒慧原本在紧要关头不想去接的,一瞥之下原来是男友打来的,就不得不伸手去接了:「喂!我是……嗯……阿坤唷……」

    舍监看到舒慧接起电话来眼神流露出无限温馨爱恋的感觉,但却从来没有这样地看过许舍监,许舍监不禁醋意大盛,满不是滋味,心想要来整整舒慧,就突然加快速度,双手用力地揉捏着舒慧的酥胸。舒慧那里最敏感了,一被人抚弄,讲起电话来就不能专心了,开始哼哼的喘气了。

    「啊……没有,我在……我在做运动……对……就我一个人……在房间……

    嗯……还好……喔喔……」看来舒慧快忍不住了。

    「啊……没有啦……我没有在干什麽……真的……」看来男友也觉得不对劲了。舒慧用哀求的眼神看着许舍监,许舍监不理会,不单自己挺腰往上顶,还用一只手指去抠挖舒慧的菊花。 舒慧很快又受不了了,淫水大量涌出,连舍监的肚皮都沾湿了,她感觉高潮已山雨欲来,只想赶快挂掉电话,就问男友:「有什麽事吗……明天看电影

    好呀……我……我会去……八点……好……呀呀……」

    舒慧及时挂掉电话,忙着向舍监讨饶:「干……干爹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是我男朋友……你……呀……」

    舍监哼了一声:「被我肏着还敢想着别人,看你一副浪相,我等一下一定射精到你子宫里去,看你怀孕了还敢不敢乱跑!」

    舒慧被干得淫水淋漓的忙讨饶:「下……下次不敢接电话了……干爹……饶了我……不要……」

    舍监突然把舒慧的腰抱紧,鸡巴在阴道里一蹦一蹦的,舒慧吓了一跳,知道他要射精了,赶忙想站起来,舍监却一把抓住舒慧,用力地往上挺了挺,把阵阵精液全部射进了舒慧的嫩穴中;舒慧被磙烫的精液一烫,也抖了抖泄了出来,趴在舍监的胸膛上喘着气。

    舍监拍拍舒慧的背说:「怎麽,你那个没用的男友找你明天去看电影吗」

    舒慧点了点头,舍监哼了一声说:「去可以,不过记得早点回来,我得先回家跟我那黄脸婆应付一下,晚餐后我会回来,你自己看着办啰!」说完就起身洗澡回家去了。

    舒慧叹了口气,起身吃颗避孕药就去洗澡、打报告了。

    到了晚餐时间,舍监提了一袋啤酒和一包食物回到舒慧家,舒慧刚打完报告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舍监就拿出食物和啤酒要和舒慧一起吃。舍监因爲已经在家吃饱了,就一直勐喝酒,喝着喝着醉醺醺的不由得勐盯着舒慧瞧。

    舒慧因爲在家里没有出门,所以只穿了一件跑步运动用的紧身黑色短背心,没有穿内衣,套一件宽大的T恤,下半身只有一件抽绳式的黑色缐绑的内裤。舍监看着不由得兴奋起来,就帮舒慧倒了几杯酒,舒慧酒量浅,才一两杯下肚,脸色就红润了起来,舍监靠过去一手搭在舒慧的肩上,嘴里冲着酒气,一手在舒慧几乎裸露的大腿上滑来滑去,舒慧被逗弄得娇喘连连。

    舍监看舒慧喝醉酒更加娇巧可爱,忍不住再倒酒给她喝。舒慧不肯喝,舍监就心生一计,用手指沾了沾酒,命令舒慧:「来,快吸吮我的手指,乖女儿!」

    舒慧知道舍监不良的用意,但是苦在受制于人,狠狠地横了舍监一眼,乖乖的靠过去吸吮舍监的手指,舍监大喜,就一直用手指沾酒喂舒慧喝。

    等喂完了一瓶酒之后,舍监更加兴奋,就脱下裤子,改用鸡巴去沾酒给舒慧舔,舒慧起先不肯,舍监用力地把舒慧的头压下去,命令她说:「快,至少把这瓶喝完!」舒慧就只好低下头去吸吮舍监的鸡巴。

    就这样改用鸡巴沾酒喂舒慧后,才喝了几口,堪堪一杯要喝完了,舍监的鸡巴已经挺立,这时候舍监也不再沾酒,纯粹让舒慧用小口帮他服务。

    别看舍监醉意朦胧,淫念却是层出不穷,他起身打开背包,拿出一瓶黏液,缓缓地涂抹在舒慧的全身上下,不久舒慧的头发、衣服全都沾满了黏液,在灯光下发出淫靡的闪闪淫光。

    舍监说:「我记得你在学校参加过舞蹈社,来,跳个脱衣舞吧!顺便把全身衣服都脱光。快去!」

    舒慧乖乖起身把音乐打开,随着音符流泄而出,扭动着身体,跟着节奏,像蛇一样缓缓摆弄着自己最得意的纤腰,有时手放在脑后,大幅摇着臀,有时又双手滑过酥胸,眼神射出勾人的目光。

    扭着扭着,舒慧缓缓地脱去了上身那件大T恤,全身只剩下那件黑色背心和一件黑色的丁字裤。不久,舒慧翻过身去,褪下了胸前的背心,双手交叠在胸前缓缓地跪了下来,又慢慢地朝舍监爬去。

    舍监终于看得血脉贲张,就拿出手铐将舒慧的双手反铐在背后,嘴里哼着:「妈的!女儿,干爹我受不了了,你比A片女星还惹火,干脆去拍片好了,念什麽大学呢,我一定要狠狠地干死你……」说完就一把脱下舒慧的内裤,挺了挺鸡巴,一口气就捅到舒慧的花心里。

    毕竟已经同居了几天,舍监一下子就找到了舒慧的要害,才没干几下,舒慧就已经娇喘连连、淫水淋漓了,嘴里早就哭爹叫娘了:「干爹……干爹……我会被你弄死的……你、你……你好厉害呀……好粗大呀……弄死我了……」

    舍监根本没空答腔,只能冒着汗用力地干着舒慧,但是舍监喝了酒,弄了老半天根本没办法射精,这样一来可苦了舒慧啦,舒慧被舍监弄得频频高潮,早就不知丢了几次了,可他连一点要射精的迹象也没有。

    又再一次高潮之后,舒慧已经用求饶的语气喊道:「干爹……不、不……老公……饶了我吧……老公……我不行了……不要再弄我了……老公……喔喔……

    顶……顶死我啦……我要死了……求你饶了我吧……老公……」

    舍监听到舒慧的哀求,加上舒慧高潮过后阴道的阵阵紧缩,终于感觉到已经快要出来了,就一把将舒慧翻过来,用舒慧那肥美的酥胸夹紧鸡巴用力地顶,舒慧也配合着不断地舔弄龟头。

    过不久,舍监怒吼一声,「噗噗噗」的全部都射在舒慧的胸部和脸上,舍监抓住舒慧的头发,用手沾着精液一口一口地喂舒慧吃,舒慧全身无力,只能任由舍监摆弄。

    浴室里,两人正在鸳鸯浴,舒慧用力地搓着身体,想把精液通通洗干净。舍监等舒慧洗完,就躺在浴缸里叫舒慧帮他口交,舒慧趴在舍监身上,低着头不停地吞吐着。

    舍监轻轻的把玩舒慧的头发,另一只手拿着舒慧的手机在把玩,随手检阅舒慧的电话簿和简讯:「阿坤,嗯,这是你男友吗哇,他传的简讯好浪漫呀……

    哼,我吃醋了,我要把你现在的样子传给你男友。」说着作势要用手机去拍正在口交的舒慧,舒慧慌张地「呜呜呜」抗议。

    舍监酸酸的说:「好啦,谁叫干女儿的男友永远比干爹重要。你跟他搞过了没几次了……才一次!好啦,原谅你了,不过下次可不行了唷!」舒慧松了一口气,继续套弄。

    舍监随手翻弄,突然翻到一行电话,舍监像触电一样:「嗄你认识她……

    啊……太好了……」

    舍监突然推开舒慧,兴奋地问她说:「她也是你的朋友吗太好了……我、我……我一直想要搞上她,她是全校男生的梦中情人,不,应该说是全校的性幻想对象吧!我几次都被她避开,想不到竟然是你的朋友,那好办了……哈哈……

    哈哈……」

    接着语重心长地对舒慧说:「好,你要要回你的照片,回复free之身,你只要帮我弄上她,我就放了你,好吗」

    舒慧紧张地看了电话簿,看到那个名字,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……心中一突:是她!

    舍监继续压着舒慧的头帮自己口交,心里也随着舒慧上上下下。